第 34 章(1 / 4)

“好汉饶命啊!饶命!”哀嚎入耳之际,游三清辨别出来,是刚才那个商贩凄凄惨惨的惊叫。

“让你乱打听!”拳打脚踢的同时,始作俑者一边发出低吼,一边扫视着茶水摊在场的人群:“还有谁?哼?”

游三清蹲在草丛中,本想擦拭干净了就穿上裤子,上马赶路。

现在若是误入这场景,不免尴尬。

她决定再蹲一会儿,等这群不速之客放下戒心走人,自己再露面。

“大哥,他的笔记刚掉在地上,您看。”方才没空出手的男子,原来是低头去捡地上散碎的物件了。

带头人随便翻了两页,脸色愈发难看。

小商贩一脸的鼻涕和血迹,止不住地求饶:“好汉,这本子上的是我辛辛苦苦记下来的,我一家老小还指着这个吃饭呢,求你了好汉,还给我吧!”

“呵呵。”带头人冷笑一声,不置可否;手上麻利地将笔记安稳地藏到袖中暗袋:“处理了吧。”

下属只是点头,并不回应。

游三清心底暗叫不妙。

探事司培训的时候指挥使教官说过,一个人的声音音色,对于辨别这个人的情绪,特征等等,十分重要。

现在只有这带头者开口说话,别人都金口难开,那将来想要顺藤摸瓜地将这群暴徒一网打尽,可就难了。毕竟只要这带头人慷慨赴死,线索那可是说断就断。

低头闭眼,努力记下他的音色后,游三清再抬头时,茶水摊子的人已经昏倒了,连摊主都神智不清。

游三清战战兢兢地整理好衣裙,正要站起身来,突然感到腿根往下,酥麻不可站立。

一时脱力,她往前一摔,在草丛中往前匍匐着行进。

好容易爬到驿马附近,仰望着那瘦长的脸庞和硕大的鼻孔,游三清只感到庆幸,自己的头发没有被饥肠辘辘的驿马当成路边的野草啃个干净。

路边并不见那小商贩的尸首,只有往南的车辙和脚印若干。

游三清只觉得背后发凉。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