拨乱反正(1 / 4)

傅凌周的声音微弱,但一字一句说得清楚,陈昭听了个分明,她一时难以言喻。

这种时候,他竟然还在威胁她?

司机焦急又慌乱地跑下车,“夫人。”

陈昭的思绪一闪而过,没时间再想傅凌周的威胁,连忙吩咐,“去医院。”

摩托男见状想跑,被另一个司机眼尖地发现了,制住他往车上走。

陈昭看着司机把傅凌周带上车,她转头看向摩托男和司机,“你先把他送到派出所,把笔录做了,然后回家休息吧,不用来医院了。”

“好的,夫人。”

陈昭吩咐完,便连忙坐上车,送傅凌周到医院。

傅凌周腿上的伤口不断渗出血来,浸湿西裤,一滴滴落在车内,看得人心惊。

“别睡,保持清醒。”陈昭紧紧握着他双手,看着他欲闭上的双眼着急道,“别睡,傅凌周,我是陈昭,我就在你身边,你撑一撑,很快就到医院了。”

陈昭心乱如麻,语气担忧不安,内心的哀伤不断往上涌,汇成了哭腔自口中流出。

她身体紧绷成一条线,一丝力气也不敢泄,红着双眼看着傅凌周安静的脸庞,内心不停地敲着鼓,一下一下,让她更加难安。

坚持住,傅凌周,坚持住,别让这天变得难么难忘,你还有这么长的人生,别结束在这一天。

傅凌周有些昏沉地躺在车上,微凉的手背上忽然落下一滴水,湿润而滚烫。

小昭,是你哭了吗?

傅凌周模糊地想。

司机一路疾驰,在二十分钟内赶到了医院。

穿着白色制服的人拿着担架将傅凌周抬走,白色的布料立时变得鲜红。

陈昭怔怔看着眼前景象,有些恍惚,恐惧和哀伤争先恐后地在脑海里飞舞,盖住她清醒的理智。

别着急,陈昭。

保持理智。

失神一秒的陈昭被潜意识拉了回来,跟上医生的步伐。

傅凌周被送入手术室,陈昭静静坐在长椅上,双手攥得发白,无力地看向前方。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