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1 / 3)

小野同学是我的前座,她是我们班的女生班长,有个特别又容易记忆的名字,叫做佳波。

我们搭上话的契机很简单,那一次她代替老师发国文课的卷子,厚厚一沓,我的就在最上面,作为被老师拿来讲评的优秀范例。

“宇贺神真弓同学,”她念出了我的名字,第一次,“我觉得你的作文写得非常非常好,字也很漂亮。”于是我们就这样成为了班上能说得上话的朋友,过程非常简单。

我们女同学之间笑闹聊天时的话题是丰富多彩的:周末去迪士尼有没有人组队、当红男爱豆私底下居然是那种人、最近的生理期好像不太规律、学校附近新开了一家可颂店正在打折、专家对于女性生育的建议简直是在大放狗屁,漫无边际什么都聊。然后,偶然的,话题会毫无预警地落在那个人的身上。

“我去看幸村君的练习赛了,是6:0耶!虽然对手也很努力,但那可是‘神之子’呢。”

“神之子?”

“对,大家对他的爱称。”

“哇哦。”

幸村一般会以这种形式出现在我们的对话里,名字是“精灵的精”搭配“市民的市”的珍稀组合、拿下过数不清的胜利、加入了学校的美化委员会,会在女同学上楼梯的时候提醒她把裙子整理好之类之类诸多的美德,我一般会很捧场地加入和其他同学一起组成的“哇哦”大合唱,简洁礼貌又不失敬仰,还能在大家在讨论到“幸村君喜欢的人的类型”时候自然而然地把头埋进手上的书里装作听不见的样子。

已经已读不回他的信息两次了。

每次他出现的时候也适当隔出两米远的安全距离。

不得不停下打招呼的时候,看到他的口型不太对劲,好像要叫我的名字,就必须很有气势地先发制人地甩下“幸村同学,你好再见”然后转头就跑。

我在效仿苑子的做法:如果要拒绝别人,就不能畏惧“坏人”这个前缀,要像达芙妮戴上桂冠然后化成月桂树那样决绝,骄傲并且心安理得地把这个荣誉刻在脑门上,然后继续进行令人讨厌的破坏行动。在内心充满多余的负罪感的时候,就堆砌起知识的高墙进行自我隔离,简而言之,就是大读闲书。

手上这本书的名字叫做《盐的代价》,是趁着黄金周去美国度假回来的小蓝送给我的伴手礼。最初是和苑子一起看了由这本小说改编而成的电影,然后想去借阅原著,可是找遍了图书馆才知道日本国内还未有翻译好的版本;而现在原著有了,大致翻阅了一下篇幅也并不算很长,我又正好需要完成读书俱乐部的写作任务,就下定了把它慢慢翻译连载出来的决心。

那一头的女孩子们还在讨论怎么制造和幸村精市单独相处的方法。网球部的全体都是不近人情的隶属于“神之子”的骑士团,往储物柜里塞鲜花或者情书之类的也很有可能被忽略,剩下的王牌就只有同班同学这个身份了。

“我知道了!答案就是一起做值日,放课后只有两个人的教室里,阳光照在幸村君的身上,我就看着他安静擦黑板的背影,只是这样我就心满意足了。”小野同学幻想了一轮过后,问我这个主意怎么样。

“然后你们一人一大袋可燃垃圾,扔去吧,少女。”我忍不住吐槽,然后招致了大家“今天的你特别不解风情”的集体抗议。

我已经无暇顾及,彼时的我正沉浸在特芮丝和卡罗尔缠绵悱恻的禁忌之恋里,自习课也一直在读,为了躲避老师巡堂,我维持着躬着腰的姿势,英日双语词典放在我的桌面上,这样就可以在有风吹草动的时候,以最快的速度随手把它塞进抽屉里,再抬起头佯装我正在写英语作业的样子。

My angel, flung out of space.

空から落ちてきたわたしの天使。

我的天使,从天而降。

当我在笔记本写下这一句经典台词的时候,我的桌面传来“笃笃”的声音,我立刻条件反射地把作案工具一丢,弹射坐起——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