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0 章(1 / 4)

次日,册封仪式结束后,江照枝便没见着沈青彦了。

听了宫女灵儿的话,她才知道沈青彦自从当上太子之后,日日忙得分身乏术,几乎很少回东宫。

灵儿原是被安排在她房外侍候的,江照枝瞧她人如其名,长得水灵人也活泼,才将她叫到了身边伺候。

她毕竟是东宫的人,对这里的了解要比墨梅和秋竹多一些。

灵儿性子简单,几日下来就和秋竹相处得十分融洽了,墨梅虽嘴上说灵儿不稳重,但也能瞧出,她并不嫌弃灵儿。

在东宫的日子着实乏味,很快,话本子队伍里就又添进一人。

这日,江照枝同往常一样半倚在贵妃榻上看话本子。

实则这段日子表兄都没怎么出现,所以她才这般胆大,将话本子拿到明面上来看,连带着秋竹和灵儿都在宫里看上了话本子。

日头挂着,春日末尾已透露出几分炎热之意,江照枝正看得津津有味之时,下人突然传话说:“江大人来了。”

江照枝心里还疑惑着江大人是谁呢,远远地便瞧见昀哥儿从院门外走进来了。

他穿着一身青色官袍,身姿挺拔,倒不见从前半分青涩!

江照枝忙扶着人从塌上起来,惊讶问道:“你怎么来了?”

江世昀看到江照枝上下打量的眼神,面颊透出一丝红意,有些不好意思道:“来看看姐姐......姐姐莫要这么看着我了。”

“怎么才半月不见,你这官服都穿上了。”江照枝撇了撇嘴,似是在埋怨他这么大的事怎么也不说一声。

江世昀挠挠头道:“我这不是才进了大理寺,忙到今日才有空来看姐姐一眼。”

“你在大理寺做官?”江照枝不由有些惊讶,将人请到了殿内。

墨梅和秋竹看见少爷来了,个个脸上洋溢着笑意,赶忙出去吩咐人将宫里的茶点都端上来,灵儿瞧没有自己的事,遂收起手边的话本子,低着头守在了殿外。

江世昀坐下后用了一盏茶,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细细说了出来:“姐姐成亲后没多久,殿下便将我安排进了大理寺。我原想着参加下次秋闱,一开始拒绝了,再者说,我也不想靠着这种关系进大理寺做官。”

江照枝听到这里,真切感受到了昀哥儿的成长,心底不禁酸酸的。

江世昀接着道:“但殿下说进大理寺做主簿也只是给我个历练的机会,一个从七品的官职,也是因为我先前因福建官逼民反一事被陛下看到了,所以才有了这个机会。最后我想了想,便应下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