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8 章(1 / 2)

顾言心回房之后又补了个回笼觉,再次睁眼时,已天光大亮了。

宋晚意正要去她的房间,却见她已神色如常的从楼上走了下来,立刻惊喜上前:“心心,你终于醒了,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顾言心虽然之前是发烧昏睡的状态,迷迷糊糊中也清楚周边发生的事情,这也是她昨晚知道沈蔚在客房的原因。她当下主动抱了抱宋晚意,安抚道:“妈,我没事。”

说话间,顾华硕也从楼上走了下来,拿着手机,似是在和谁发着消息,在看到管家后,问道:“星洛凌晨离开的吗?”

管家颔首:“大概两点的时候,他说有事就回去了,让我和你们说一下。”

两点……

顾言心回想了下,那个时间点似乎正是她从客房离开,回到自己的房间的时间。

鉴于他并未做什么,顾言心当下也未在意,就在这时,她收到了一个陌生电话,是一位律师打来的。

在听律师说完之后,顾言心问道:“那陆渊现在人在哪里?”

一旁,沈蔚在听到这个名字后,神色微动,因为江月的老公,就叫陆渊。

电话那边似是并未告知,顾言心在挂断了电话之后,主动对沈蔚说明情况:“刚才给我打电话的律师是江月的老公,陆渊找的律师,说是陆渊要把和江月的所有财产全部赠与我,协议都已经拟好了,只等我签字就可以了。只是,律师也联系不上陆渊。”

还有一点,顾言心从律师的话语中总觉得,那份赠与协议,更像是,遗嘱。

沈蔚见状,也拨打了个电话出去,之后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就收到了一个定位。

沈蔚立刻把定位给顾言心看:“这是陆渊目前所在的大概位置,更具体的,暂时追踪不到。”

位置距离这里比较远,开车也要四十分钟的时间,想到那份赠与协议,陆渊并不认识顾言心,可见,也许是江月托梦给陆渊的,那就意味着,陆渊对江月的事情一定是清楚的,想着,顾言心便道:“现在过去?”

沈蔚也清楚陆渊作为突破口的重要性:“我开车带你。”

见他们即刻就要出门,宋晚意顿时有些急了:“先吃了早饭吧,心心你刚醒来,身体受不住的啊。”

顾言心:“妈,直接帮我打包两份吧,路上吃。”

车上,顾言心直接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打开了车窗之后,她自己吃个拇指包,就喂沈蔚吃一个。

沈蔚低头,看着鲜香的拇指包,又转头看了看神色极为自然的顾言心,当下便就着她的手吃了一个,几秒钟之后,沈蔚嘴边又多了半个茶叶蛋,接着是,汤里的吸管、三明治、蓝莓、她不怎么爱吃的包子里的肉馅……

沈蔚来者不拒,主打一个顾言心喂什么,他就吃什么,等两人吃饱之后,也已经到地方了。

陆渊所在的位置是一个废弃的景区,平时很少会有人过来。沈蔚和顾言心刚下车,就看到时咻咻和几个男人迎了过来。

顾言心扫了眼那几张面孔,依稀记得,是之前沈星洛请吃饭时,当时没有回应的几位,看来,眼前的这几位才是沈蔚的心腹吧。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