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来(1 / 5)

从府中的偏门进到西溪院,陈榕刚推开院门,知秋就从主屋里迎了出来。

“慢点,走那么急小心摔了。”

知秋很快来到她身边,“小姐别管我了,可冷?今日雪这般大,怎么也没带把伞?”

出去的时候雪已经停了,回来时才发觉老天也会出尔反尔。陈榕听着她的唠叨,从怀里将一个带着温度的纸包递给她。

“不冷。”

知秋接过纸包打开,“糖炒栗子,小姐又给我买的?”

但刚说完,抬眼她就发现了不对劲,“小姐走时穿的大氅呢?”

低头瞥了眼身上,陈榕平淡地答,“我见路边有人需要,就给他了。”

知秋微微睁大了眼睛,有些惊讶,“那个人怎么了小姐就把大氅给他,莫不是被人骗了?”

“没有,一件氅衣而已。”转头看到了她的眼神,陈榕立刻接话,“好了,下次绝不会了,知夏怎么样了?”

被她打断,知秋换了话题,“已经慢慢退了烧,比昨晚情况好多了。”

“那就好。”陈榕松了口气,“等会儿我去把药熬了,还是得喝药。”

“不用,我去。”知秋一把抢过她手里的药包,拉着人进了主屋。

一推开门,屋里的温度并没有比外面暖和多少,但聊胜于无。

“小姐先赶快把衣服换了,这袄都湿了。”

陈榕动作麻利地脱掉身上的外衣,确实粘了雪水,都添了重量,拿在手里沉甸甸的,她重新套上干净的衣服。

知秋眼疾手快地拾起换掉的棉衣,准备拿去晾着,却突然间看到了衣服下摆上沾染的暗色,倒吸一口凉气,她马上开始紧张,“小姐受伤了吗?”

“什么?”

“这上面怎么有红色的东西,像是血。”

陈榕闻声去看,她今天穿的是一件蓝白相间兰花花纹的衣服,和披着的大氅原是一套,盯着那点血迹,她反应了过来。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