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 章(1 / 5)

30

阿米难以入眠,梦里全是血染的天空。

她总是能看到,在争执中有一头花色毛发的人面目狰狞地冲过来,张大的嘴巴,愤怒的鼻息,以及夸张的肢体,像是在演一场木偶戏,永不停歇。

下一秒,花毛倒在血泊中,有血渐渐弥漫。

花毛一点一点变成陈生的脸,他混身染血地在对她笑,然后转身,越走越远。

阿米急忙去追,却怎么也追不到。

半夜惊醒,一摸脸颊全是泪。

手机幽幽蓝光照亮她的瞳孔。

31

陈生脸上完美的笑容裂开。

他怎么也没想到,会在审讯室再见到阿米。

阿米冲他笑:“陈生,我找到证据了。”

阿米喊他永远是连名带姓地喊,因为阿米知道他名字的那次是阿米第一次真正开始想要了解陈生这个人。

陈生很喜欢听阿米喊他的名字,清脆悦耳,暗藏欢喜。

他看着宋疏推过来的手机,水蓝色,是阿米的手机。

“看看吧。”

陈生手指轻微哆嗦了一下,又很快稳住。

那是一条发送在凌晨三点的短信。

“我知道是你推了飞涛,要是不想坐牢的话,记得给我打一万块钱。”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