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1 / 4)

蜉蝣一梦 柿厌 2062 字 5天前

还不到第二日,冠礼一结束,单府就换了府门的匾额,为贺冠礼的绸缎已经不再,充斥在单府的是漫天缟素。

帝钟在整个祝吾山响了整七日,这七日单郁包揽了大大小小的事物,他护着单渔,只向众人解释单渔伤心过度,行动不能,让她多休息。

单渔不过在灵前跪了一夜,就被单郁叫回房休息,说如今单家他说了算,灵堂无尸身,不必做给单家其他人看。

此后几天都有甘询寸步不离的守在单渔身边,谯昶也不时与她逗闷子,祝同每天换着法的给她准备膳食。

单渔有些无奈,虽说他哥行事不羁,可长兄如父,她不出现在众人面前,不孝、无礼这些骂名只会加在他身上。

她在同伴的陪伴下过了七日。

单渔有些矛盾,在看到单郁血洒祭台时,听到单忌死讯时,她的内心都不如表面看起来冷静。

她不认同她是“单渔”也难以说服她还是编号肆玖。内心滞留的,对单家的情感和强烈的自我在互搏。

两种想法无时无刻都在叫嚣着,她可以丢弃编号肆玖的身份,却无法心安理得的成为“单渔”。

她深知自己对单渔所拥有情感的渴望,她从未在幽都得到过这种充盈且温暖的感受,只是她的原则不允许她当窃贼。

说来也是好笑,这个原则让她没在溪阙成为别人的养料,却在蟠螭界让她感觉难以自处。

单渔不喜欢这种无法掌控自我的感觉,她在溪阙学的一切不允许这样的她出现。

大雪已经有融化的迹象,祝吾山上的景色看起来有些斑驳。

“阿渔?”

单渔坐在后院假山上和过来的单郁对望。单渔从小爱玩,但不知现在她坐在假山上俯视单郁的样子,是否符合“单渔”本人。

可单郁只是温柔的看着她道:“听说咱们单大小姐突然变得不爱吃饭了?”语气听着不像是数落,反而带了笑意,“走,哥带你去天钺楼吃饭!”

单渔犹豫着,她放任自己静一静就行了,实在不用单郁放下单府还未完结的诸事来陪她吃饭。

单郁仿佛是看穿了她的想法,不仅没有催促她,反而耐心的站在假山上抬头看着她,朝她伸手,“别怕,哥接着你。”

单渔突然想起少时在雍州,她和一群皇亲比试胆量,爬上那棵长了好几百年的槐树,都是豆大点的孩子,最后只有她敢纵身跃下。

事后她向单郁炫耀说其他孩子都让宫人接着,可她却能凭借自己一跃而下,虽然这让她在床上躺了好几个月。

当时的单郁也对她说了同样的话——“下次哥一定接着你”,不同的是当时她被弹了脑瓜崩。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